您好,欢迎进入西安某某测绘有限公司官网!

|

栏目导航
瑞银网配资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68973358
丰富的工程案例,
众多的合作客户,
精良的仪器设备,
细致的周到服务,
欢迎朋友们光临惠顾!
地址: 西安市碑林区长胜街58号
【成就儿童】五四运动划时代价值的奋斗基点
作者:瑞银网 发布日期:2019-07-10

  100年前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作为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其划时代价值的一个本原性支柱就是,通过发现儿童以树立儿童本位观,经由塑造儿童而准备青年生力军,着力成就儿童而为新中国的成立培养了一代又一代饱含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精神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1919年到1949年,以鲁迅、茅盾为首的中国的文学大家全力投入儿童文学的创作以及国外儿童文学的引进工作,为今后中国儿童文学的繁荣做了丰厚的铺垫。从1949年到1966年,新中国成立后的17年,儿童文学也有很多收获。1979年的“第二次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奖”中,儿童文学作品共139部获奖,139部中绝大多数是这17年中出版和发表的。比如:《小马过河》(彭文席)《吕小刚和他的妹妹》(任大星)《海滨的孩子》(萧平)《神笔马良》(洪汛涛)《野葡萄》(葛翠琳)《小兵张嘎》(徐光耀)《小布头奇遇记》(孙幼军)等,这是对“文革”时期被否定了的一段儿童文学历史的庄严肯定,用儿童文学成就中国的儿童不再是一句空线月中国历史进入了“新时期”。大批的儿童文学作家开始复出。1978年在庐山召开的“全国少年儿童读物出版工作座谈会”面临的状况是:全国2亿小读者,北京、上海2个专业少儿出版社,20位左右有影响的儿童文学作家,每年出书200余种。这种局面很快被庐山会议打破,1978年10月之后的中国儿童文学加快了发展步伐,迈入了20世纪80年代的儿童文学的精英时代,中国的儿童文学对中国儿童的阅读开始一步步显现出重要的贡献,也开始一步步成就中国的少年儿童。

  在叶圣陶、冰心、张天翼、严文井、叶君健、陈伯吹、贺宜、金近、任溶溶、葛翠琳、金波等老作家的护翼之下,年轻一批作家开始成长起来,曹文轩、张之路、梅子涵、高洪波、班马、沈石溪、王安忆、黄蓓佳、秦文君、常新港、郑渊洁、金曾豪、冰波、陈丹燕等等,他们不仅是当时的青春力量,也是如今儿童文学舞台上最具实力的一批作家。

  20世纪80年代是儿童文学作家思考、探索、沉淀的最好时期,有过很多次围绕作品的话题讨论,比如王安忆的《谁是未来的中队长》、曹文轩的《弓》、刘健屏的《我要我的雕刻刀》、常新港的《独船》、庄之明的《新星女队五号》、丁阿虎的《今夜月儿明》、班马的《鱼幻》、周锐的《勇敢理发店》、冰波的《那神奇的颜色》都引起了一定范围的大讨论。也让80年代儿童文学创作在艺术性上进行了深挖力掘,成为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上创作的精英时代。

  20世纪90年代开始,市场经济席卷全国,同样也裹挟了儿童文学。《儿童文学》杂志在80年代时的单本月销售量是50万册,可是在1996年的时候跌到了历史最低谷6万册。1996年的第三次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评出了19部作品,其中11部印数在8000册以下,4部印数在2000册以下。各种文学刊物关门或者转行,儿童文学的刊物也大部分转成了综合刊或作文刊,儿童文学图书出版萧条。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儿童文学从80年代的精英时代沉寂下来,艺术作品和读者之间那种紧密相连的感觉消失了,在市场浪潮的冲击之下,儿童文学进入低谷时期、转型时期,新世纪到来之前,似乎一切都要重新洗牌。

  于1963年由中国作家协会和共青团中央共同创办的《儿童文学》杂志一直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摇篮,叶圣陶、冰心、柯岩、袁鹰、贺宜、叶君健、洪汛涛、严文井、包蕾、罗辰生、王愿坚、浩然、任溶溶、茹志鹃、刘真、任大星、葛翠琳、刘心武、谷应、邱勋、管桦、乔传藻、金波,这些作家的作品都是发表在1963年到1983年的《儿童文学》杂志上。

  1997年杂志改版之后,陆续和鲁迅文学院合办了“全国儿童文学讲习班”并开展了“《儿童文学》擂台赛”等活动,到了2006年《儿童文学》杂志发行量已经达到56万册,2008年月发行量超过80万册,2009年1月《儿童文学》杂志月发行量达到历史最高点117万册,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儿童文学第一刊,为20世纪90年代儿童文学创作市场化的发展贡献了巨大的力量,也为新世纪的儿童文学进入黄金十年提供了品质保证的销量平台。

  2000年9月《哈利·波特》第一部在中国出版,引发了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进一步繁荣,从2004年起,童书出版开始了高速发展,年产值增速14%,此后连续十年年均不低于10%。童书在整个图书市场上所占的份额,从2004年的8.5%,跃升到2012年几乎翻番的15.09%。而在童书的各个细分板块中,儿童文学占据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一。2004年到2013年被称为中国儿童文学的黄金十年。曹文轩的《草房子》销量超过1000万,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销量4000万册,杨红樱的《笑猫日记》销量5200万册。这都达到了历史最高销量。中国的儿童文学已经给中国的少年儿童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原创儿童文学阅读,对成就中国的少年儿童发挥了不可忽略的重大作用。

  2013年到2017年当当原创童书销售量连续五年增速30%以上,有出版人和作家称,儿童文学进入了第二个黄金十年。2016年曹文轩获得了国际安徒生奖,标志着中国的儿童文学开始走向世界。有资深出版人说从2000年到2019年中国的儿童文学进入了“童书大时代”。虽然中国儿童文学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但是,创作和出版都有着比较严重的问题,比如浮躁快速地创作、重复出版、单品种销量下降、新品种规模效应等,使得繁荣好像泡沫一样越吹越大。

  即使如此,回望100年前的1919年,我们仍旧感受到,这100年,正是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奋斗基点之上快速发展、迅速繁荣,到达了儿童文学的黄金十年和童书大时代的100 年,让世界都看到了中国儿童文学对成就中国儿童所做出的贡献。中国已经进入了新时代,发现儿童、塑造儿童、成就儿童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光荣传统也进入了新时代,迫切需要我们深入学习贯彻习总书记提出的“让孩子们成长得更好,是我们最大的心愿”的新时代儿童成长观、发展观和成就观,繁荣儿童文学园地,推动儿童阅读新潮,让儿童文学和儿童阅读在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担负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的伟大进程中焕发出绚丽的光彩!